中裕燃气邵武宣燃天然气有限公司

加入收藏加关注

那一亩方田

2013-9-13 字号 T T 浏览次数:2271 信息来源:陈邵丹

我从未见过那一亩方田,它只在我遥不可及的念想里——此时,它许是一盈青涩的嫩绿,许是一抺柔软的娇黄。它在我的念想里迎风,轻卷着细碎的波浪;它在我的念想里沐雨,低吟着绮丽的小诗。

未可知,父亲赤裸的双足是否印在了那里——在坚实的田埂间、在丰茂的菜畦中、在泥泞的稀土里,在那一亩素未谋面的方田;未可知,父亲沉默的汗水是否沁在了那里——在躬身的播种间、在翘首的祈望中、在展颜的收获里——在那一亩素未谋面的方田。

那儿,该已远离了喧嚣的车鸣。一个叫做父亲的老人挥着一根驱牛的长鞭,扯着一嗓醒神的吆喝,唤醒了东山的晨辉,牵起了西岭的朝霞。

那儿,该已远离了混凝的囚笼。一个叫做父亲的老人打着一渺照亮了夜的萤莹之火,在芽胚与藤蔓好奇的凝视中,他敲打着粗矮的桩钉,拼接着凌乱的木片,搭建着纯朴的棚架……

那一亩方田,宛若葳蕤起伏的醉浪撩拨着一缕季风的筝弦,低凝在我的念想里;那一亩方田,宛若阡陌纵横的诗句轻掩着一川烟雨的迷离,静谧在我的念想里……我从未见过那一亩方田——此时,它许是一盈青涩的嫩绿,许是一抺柔软的娇黄;此时,也许有一个叫做父亲的老人,苍木般矗立在那里——一锄大地、一锄光阴、一锄希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