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裕燃气中裕(河南)能源控股有限公司

加入收藏加关注

不谈悲喜 多闻花香

2015-3-5 字号 T T 浏览次数:1432 作者:张海虹

       香港一些人,做了一些事,可能真伤了我们的心。这几天,因为去香港旅行,写了些无关政治、有关风月的游记,不承想发到论坛上,也引来网友们一番白眼,可怜的香港“躺了枪”。


       对中国而言,落后就要挨打的屈辱历史已经慢慢走远。“九七大限”被事实证明那不过是香港一些末日心态者的无稽之淡。翻开典籍,不能更改的,是香港从秦始皇起就系属华夏。秦皇汉武,宋元明清……一样黄皮肤,一样黑头发,一样的中国话,一样的方块字,亲爱的,我们血溶于水。


        只是风云际荡,百年回望,历冰雪,见传奇。香港富了,大富、特富、暴富了。物质极度丰富的同时,举目北望隔膜深,它就像是那骄傲而任性的孩子!特别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年轻一代,很多不愿意去追究客从何来。但香港起码应该明白,打深圳拨地而起那天,自己的优势就不再惟一,而今,也算一衣带水望横琴,那里一日千里,随时准备横空出世。香港,你还要偏见多久?你再次腾飞的翅膀又在哪里?香港不是物质吗,中国有句老话:有了好口碑,不愁没生意。想到这里,我很忧伤。


        算了,本是同根生,家和万事兴,旅途中,我们还是不谈悲喜,只闻花香。历史的事情,有效的解决办法哪能不考虑时间。祖国母亲有足够的肚量。必竟,二的,是一些人,寸的,也是一些人,不够懂事、哭罢还闹的,依然只是一些人。在前进道路上,尤其是在香港这样“一国两治”的地方,奢望没有异样之音那才是违背正常。无论如何,我们还是喜欢那里的电影,粉丝那里的明星,还是认为维多利亚港的夜色美如幻影,西方先进文化洗礼后留下来的大批文明确实值得国人迎头赶上。就连日本,白岩松还曾深入采访写了一本书《行走在爱与恨之间》,深入讲解那里的防灾意识、垃圾分类、老百姓的日常生活,感觉把我们甩下了不止二十年。部分港人的脾气,这点内部矛盾,我大国民就不要太义愤啦。


        这次,因为时间不宽裕,只能是一目十行的大概感受,但很多小细节仍印象深刻,并深受触动。比如坐公交车,抬头发现前边坐位靠背面对自己的那一面上,竟然两侧各有一个抓手,坐下来只要愿意,抬手就可牢牢地抓住它稳稳地坐定。只是公用设施上的一个小心思,没有它,我大手一伸,抓住前面那个靠背,也能坐稳,但是否少了一份优雅?这种小不同,在中国肯定不是香港独有,但在我们生活着约1亿人口的大中原省会郑州真没见过。


        香港街街巷巷的路边广告不是很漂亮,就是很艺术,不是很古典,就是很摩登,没有见到私贴小广告、治性病之类的东西,别说俗不可耐,就是丑的广告也很少看到。


        过马路时走斑马线,在没有红绿灯的路口,斑马线的入口位置地面上中英文各写“望左look left”,最初我还没太明白,后来懂了:此路口不看红绿灯,你根据左面有没有驶车过来决定能不能安全通行。


        在太平山顶的公园里,我沿着步道走了一阵,除了感受登高望远景色怡人外,大量的人文情怀也融在其间。既是公园少不了溜狗,入口处,竖了牌子:说给狗主的话。柏油打底的步道很多地方一侧便是向下的山坡,想来这路上积水也不易,但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的这样的整条路,沿崖一侧则修着随路同行的排水道。沿途不断出现指示牌,比如告诉你全程2000米,向前1200米,后方800米。既然是供人锻炼休闲的步道,自然不排除意外发生,沿路的指示牌竟然也告诉你应急就医怎么找。垃圾箱有点分类处理的味道了,四箱并放,一看便知哪个箱子不该放什么。回想我们常见的“可回收与不可回收”箱,且不说我有没有被普及过两者的区别,有时候我真的怀疑,负责管理垃圾的人,有没有分类处理的流程和举措。


       大年初二晚上,维港迎新春烟花表演,早早地那里已经人山人海。我也坐在其间,静待激动时刻的到来。晚上20:00整,广播响起:“让我们倒数五个数5、4、3、2、1”——礼花腾空而起,港岛的重重建筑此刻都变成了烟花之夜的陪衬,华仔的歌声同步而响:最好的请过来,不好的请走开,礼多人不怪,我祝大家笑口常开,用心把爱去灌溉——恭喜发财!


        就是这样:人与物,穿越时空,因旅程相遇。